首页 >> 铜仁离广州

百胜计划 彩票助手: 第1569章 我终于找到你了

【文学楼】欢迎您牢记域名:,方便下次阅读小说《》最新章节...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/a塞风吹来,像有什么东西狠狠的扎进了她的心里,疼的要命。 ()正在这时,不远处的一辆车子停了下来,司机看到程小曦时不由微怔,随即迅速的跑了过来。

“小曦?!”他大声的喊着,直到跑到她的面前,看到她的面孔,这才松了一口气般,一把将她拥在了怀里,“我终于找到你了。

”程小曦被紧紧的抱着,整个身体却像失去了直觉一般,没有任何的反应。

“小曦,你怎么在这儿?发生什么事了?你脸色怎么这么差?怎么会在医院?”孙士翔一连串的问题,让程小曦没有时间思考,她甚至一脸疑惑的看着孙士翔,不解的问道,“你怎么在这儿?”“我来找你啊!”孙士翔有些责备的看着她,“你到底去哪儿了?为什么离开之前不告诉我一声?”“我……”“你知不知道,那天我发现你不见了之有多担心,我甚至还报了警!”孙士翔虽然是一副责备的语气,可是却对她担心不已。

看着她一脸苍白,还坐在轮椅上,他便无法再继续下去了。

“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你怎么会在医院?怎么……”他看着程小曦的轮椅,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,“怎么会坐在轮椅上?”程小曦沉默着,她不想说,什么都不想说。 那怕是对自己最信任的好伙伴,甚至是救命恩人的孙士翔,她也一个字都不想说。

正在这时,刚刚消失不久的盛子墨突然去而复返,“曦曦……”听到他的声音,程小曦不由抬头。

当看到他手里的数码相机时,心里不由咯噔一声,原本他不是丢下自己不管,理不是不想跟自己拍照,而是去拿相机了?!真好!他没有嫌弃自己,更没有抛弃自己。

她就知道,盛子墨没有那么冷漠,更没有那么绝情。

他是在乎自己。

是的,他在乎自己。 “我们可以拍照了吗?”程小曦看着他,眼睛里透着笑意。 孙士翔看着她由悲到喜的神情,不由转头看向那个叫她曦曦的男人,一瞬间不由的僵在了那里,“盛子墨?”他并不追星,可盛子墨太火了,他不想知道都不行。 更何况,他最近涉及商界,影响力也是非同一般,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?!只是,他和程小曦怎么会认识?他们之间,又是什么关系?“你好!”盛子墨礼貌的露出官方微笑,却并没有看向孙士翔。

他的粉丝太多了,大街上随便一个人都能喊出他的名字,所以对于孙士翔的存在,他并不在意。

也因此,盛子墨只是这么普通冷淡的打了个招呼之后,便直接向程小曦走了过去,声音和语气也随之变的柔和了许多,“我们找个好的地方拍照。 ”说完,便直接推着程小曦向外走去。

孙士翔看着他的背影,心里不由冒起一团火。

他长这么大,还是头一次这么被无视。

一瞬间,他的怒气便不由自主的冲上了心头。

“盛先生!”孙士翔上前两步,挡在了盛子墨和程小曦的面前,声音也变的冷漠和严肃了很多,“感谢你对小曦的关照,不过她现在该回家了,请您自便,谢谢!”说完,他便要去抢程小曦的轮椅。

看着他伸手过来,盛子墨轻微一动,将轮椅调了一个方向,孙士翔的手扑了个空,连轮椅的边都没有碰到。 一瞬间,空气凝结住一般,周围静的要命。 程小曦没想到盛子墨会这样护着自己,更没想到一向很有礼貌,而且很绅士的孙士翔,会来抢自己的轮椅。

虽然这两个人都是为了自己好,但看着现在这样尴尬的情形,程小曦知道,若是她还不开口,事情或许会变的更糟糕。

“呃……”可是说什么呢?程小曦想了想,最终还是说了句最没意义,又不得不说的话,“你们还不认识吧?!我介绍一下……”“不用了!”孙士翔直接打断了程小曦的话,“我对别人不感兴趣。 ”盛子墨看着他那种打翻了醋罐子,却又故装高傲的样子,忍不住扯了一下唇角,“正好,我对别人也不感兴趣!”说完,他低头看向程小曦,声音也变的温柔了些许,“你要跟他聊会儿吗?还是回病房?”不管对方是什么人,也不管对方是什么目的,他总要尊重程小曦意见的。

别说她现在生病了,心情又不好,就算她现在是一个健康人,他也会尊重她的决定和选择。

更何况,他和她之间……只是普通朋友而已。

那种所谓的与感情有关的事,与他何干?!只是,他需要确认她的想法,并且确定她是安全的,这才可以放手。 “我……”程小曦犹豫了。 她是想跟盛子墨回病房的,除了她担心盛子墨会跑掉,以后再也找不到他之外,更因为外面的空气实在太冷。

不止她的身体受不了,心……也受不了了。

可孙士翔帮过她,也救过她,她不可能对他置之不理,更不可能就这样把他凉在这里。 她做不到!可这些话,她要怎么开口,才能让盛子墨不误会?正在程小曦犹豫纠结之际,盛子墨的手机响了起来。 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,然后对程小曦道,“你们聊一下吧!我去接个电话,一会儿过来接你。

”说完,转身离开了。

看着他的背影迅速的离开,程小曦的心里不由沉了下去,却也不由的松了一口气。 孙士翔看着她望着盛子墨复杂的目光,眉头紧紧的皱了一下,然后向她走了过去,并且挡住了她的视线。

“你怎么会认识他?”孙士翔审问的看着她,“这两天,你都跟他在一起?”听到他的质问,程小曦的心里不由烦躁了起来。

原本她还觉得自己就那么消失了两天,心里有些过意不去,现在却突然没了那样的想法。 不是她太自私,而是她太在乎盛子墨,所以不允许别人对他有一点点的成见,包括孙士翔!“他是我朋友!我们十年前就认识了。 ”程小曦抬头,目光里带着莫名的坚定。

标签:铜仁离广州,魏依琳钢琴,孩子喜欢叫嚷